視覺志 / 待分類 /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

分享

   

【4px香港查詢】“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2020-09-23  視覺志

文中圖片來源 網絡

作者 | 不一

9月18日,紀實電影《藍色防線》上映。

我在幾乎空蕩的影廳裏看完了整部電影。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當天總共放映3場,中間一場因為人數過少已取消放映

沒有誇張的特效,沒有酷炫的剪輯,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設計,但那些真實的畫面就足夠讓人震動。

這是我國首部海外維和戰地紀實電影,全部畫面都均是由中國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全體官兵所拍攝。

這部電影最大的感受就是真實,原原本本,沒有藝術,也沒有誇張,展現的就是我們維和戰士的實實在在的生活,展現的就是我們中國軍人原原本本的面貌。

——中國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連長王震

真實,抵過所有虛構。

每一抹和平藍,都滿懷着熱血的信念。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01/

“我們去維和,是為了給當地送去一些和平。”

《藍色防線》裏,中國第一支成建制維和步兵營,將前往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

當時的南蘇丹,正處於內戰,整個國家都陷於戰火中。

身處在一個和平國家的我們,可能很難想象:原來這個世界上,仍然有一些角落,人命如草芥,只是想活着,都那麼難。

“人羣中有個兒童,拄着個枴杖,他的右腿被炸斷了。”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來這裏執行維和任務的戰士們,幾乎每天都在直面這個世界黑暗與殘忍的一面。

“每天都能聽到槍聲。”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政府軍和反政府軍交戰的時候,有維和戰士親眼目睹一方坐在車上,對着逃跑的敵軍掃射:

“就像打遊戲一樣,幾條命説沒就沒了”

“根本不需要瞄準,覺得人跑到哪裏,就衝着那個地方掃射”。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參加維和任務的人,沒有什麼主角光環,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 會為自己英語不好而苦惱,會在鏡頭面前緊張到不行,會和當地的小朋友玩耍打鬧,也會疲憊,會恐懼,會互相開玩笑。

但就是這樣一羣人,卻在危機四伏的戰場為身後數萬難民築起一道藍色防線,給這個戰火紛飛的地方帶去一些和平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維和行動像在走鋼絲繩”。

“我們屬於圍牆,所有的危險和陰暗都是被我們抵擋出去的”。

還記得一名維和戰士曾分享自己看到的一幕:

“雖然那些孩子沒有衣服穿,沒有學可以上,一天到晚在那拿着石頭玩,但是他們會在自己的自行車上放一朵鮮花。”

那朵鮮花,或許就是維和的意義。

/02/

相比正面交鋒的戰場,“維和任務危險是潛在的,你不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生和死的考驗,在這個演習場上永遠模擬不出來。”

難民營裏,情況比維和人員想得複雜的多。

“ 私藏槍支,私藏毒品,打砸燒搶都有…… ”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中國維和軍人不止一次在晚上巡邏時,發現有人強行把婦女拖到草叢中,意圖性侵,在受到警告後才離開;

也發生過因為兩個孩子的口角,發展到整個難民營的亂鬥,戰士們不得不用身體隔開械鬥雙方,避免釀成更大的傷害。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而難民營外,危險更不用多提。

蘇丹局勢進一步惡化之際,就連聯合國營區也被流彈襲擊。

一發火箭彈更是直接擊中在外執勤的一輛步戰車。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在這次遇襲中。

80後的楊樹朋,90後的李磊因為傷勢過重,永遠閉上了雙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在救護車上,重傷的李磊對着自己的班長只説了一句話:

“班長,我這輩子就交給黨了。”

而前一天,這個年輕的戰士剛過完了22歲的生日,還發了一條朋友圈:“願所有戰友平平安安。”

生死如此突然,但剩下的人卻還要繼續堅守自己的崗位。

得到消息政府軍要進攻聯合國營地,當天所有維和戰士都被要求給家人寫封信 —— 首長沒説是遺書,但所有人都明白這封書信的意思。

但沒有一個人想過逃避離開。

“捍衞國家榮譽,維護世界和平”

這是他們出征時的宣誓,至死不忘。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03/

“就是把命交給祖國了”,一位維和戰士這樣説道。

走上軍人這條路,就得對得起身上揹負的使命。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使命重於生命,每個人都做好了回不來的準備。”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犧牲在南蘇丹的94年小夥子李磊,曾在日記裏寫道:“我們每個人都是彼此人生的過客,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你們不要想我,這些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自己無悔。”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在馬裏執行維和任務的軍人申亮亮,為阻止汽車炸彈衝入營區而壯烈犧牲。

“翻開他身體的時候,他手裏還拿着槍,就只剩燒焦的槍管。”

即使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手握着自己的武器,堅守着自己的崗位。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在黎巴嫩,中國維和戰士需要在險象環生雷場中開闢生命通道。

掃雷時,幾十米範圍內只能有一個人進行作業,獨自與死神進行生死對決。

短短140米的小道,走起來只需要2分鐘,但為了這2分鐘的安全,維和部隊用了整整4個月。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140米的小道上,隨處可以看見黃色的小木樁,標識着此處被挖掘排除了的地雷。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然而即使危險重重,依然有戰士一次一次義無反顧奔赴世界上最危險的角落,去守衞和平。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04/

在中國執行維和任務的黎巴嫩,還有兩座墓碑。

墓碑下埋着的是兩位特殊的英雄 —— 掃雷犬暢通和無阻。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2006年3月,他們跟隨中國赴黎巴嫩維和部隊的第一批官兵,一同來到戰火還未停息的黎巴嫩,前往雷區進行掃雷工作。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在黎巴嫩期間,無阻共搜出地雷32枚、子母彈184枚、60MM迫擊炮彈5枚;暢通搜尋地雷53枚,未爆物碎片不計其數,清排總面積超過兩萬三千平方米

維和軍人一批一批的交接,但這兩位“戰士”卻一直堅守在那片並不太平的土地上。

“它(暢通)算我們工兵營維和最老的同志了,第一期堅持到第十期完成。”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2007年,無阻因病去世。

2015年,暢通也走了。

為了人類的和平,兩位戰士永遠地留在了異國他鄉。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暢通生前守在無阻的墓碑前

2020年,是中國軍隊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30週年。

30年來,中國軍隊累計派出維和人員4萬餘人次,先後參加25項聯合國維和行動,而在這30年的時間,先後有16名中國軍人為維和獻出了生命。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或許依然有人想抬槓:我們為什麼要去維和?明知道可能會犧牲,還要去一個離我們國家很遠,沒有什麼交集的國家幫助他們?

一位中國維和戰士在日記中所寫的話,或許是最好的回答:

“如果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要跑那麼遠,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維和,請告訴他,因為我們要維護人類文明的底線。”

“死亡、爆炸、性侵……這一年,我經歷了什麼?”

資料來源:

央視新聞、《朗讀者》、《藍色防線》

【4px香港查詢】三位維和軍人講述自己的馬裏經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