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齋 / 待分類 / 一個南宋公務員的一生。

分享

   

【4px香港查詢】一個南宋公務員的一生。

2020-09-15  菊齋

宋 佚名 松陰策杖圖局部

來源:菊齋高清書畫庫

大多數人不知道王十朋何許人也。

寫詩,不如楊萬里、陸游;論道,不及葉適、朱熹;抗金,不敢比辛棄疾,韓世忠與岳飛。

但浙南地區農村,小城鎮裏的婦女、老人,很少有不知道王十朋這個人的。

因為在浙江本土戲越劇的舞台上,有一出久演不衰的劇目,叫做《荊釵記》。講的就是這個南宋狀元從窮困落魄到金榜題名,拒絕宰相配婚,不忘糟糠之妻的故事。

故事近俗而動人,歌頌的是生死不渝的夫婦之愛,宣揚的是情義道德。

故事是編的,人是真的。

王十朋,只是南宋朝廷裏一個勤勤懇懇的公務員,一生就像一塊方正守持的磚,哪裏需要往哪兒搬。

樂清少年

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冬,樂清梅溪村(今浙江温州)有個嬰兒呱呱墜地,取名十朋,字龜齡。

他長得眉垂目藏,頗有佛相,親戚斷言他日後定是一個能文之人。而看相的人説他眉如卧蠶,是愁苦之命。

王十朋七歲入私塾,一邊和祖父遊歷山水,一邊開啓蒙學教育。

有一次,祖父病倒,病中之人想要吃鯽魚,十朋就拿了根魚竿在院子的井裏釣魚。

他説,我也知道水井裏沒有魚,只是想要傳遞自己的孝心給上天罷了。

天地君親師,他真把儒家思想讀到心裏去了。

十歲,宋江起義與方臘起義並起。

十四歲,金人入侵,徽宗傳位欽宗,北宋的江山搖搖危矣。

十五歲,金兵攻陷汴京城,擄走二帝,北宋亡國了。徽宗之子康王趙構在南京繼位,是為南宋高宗。

十六歲,金兵渡江南侵。高宗避寇,一路從越州(今紹興)奔至明州(今寧波),再到定海(今舟山),最後航海到温州。一國之主,狼狽逃竄至此,令人既悲又痛。

地處浙江最南端的温州,曾經被稱為蠻夷之地,和江南的揚州、杭州相比,這片土地的歷史痕跡較為薄弱,文化稍遜風騷。

但是隨着歷史的發展,中國範圍的逐步延伸輻射,自西晉永嘉南渡以後,到今日王十朋所處的南宋之際,温州和中央的政治文化逐漸接近。

這個少年,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深切地近距離地感受到了國家的成敗民族的興亡和自己個體的休慼相關。

在很早的年紀裏,他就隱約意識到了自己的命運。

生在這個時代,就是這樣的命。

順命而走,順勢而為。

小小年紀的王十朋在普通而樸實的家庭中長大,此時已經感受到了自己身處國家的動亂和苦難。他漸漸樹立下為國為民的鴻志,試圖用書生的手,挽回北方的半壁江山,平息民間的疾苦。

帝鄉五載亂離中,億萬蒼生陷犬戎。

二聖遠征沙漠北,六龍遙渡浙江東。

斬奸盍請朱雲劍,射虜依貫李廣弓。

借問秦廷誰慟哭,草茅無路獻孤忠。

——王十朋【4px香港查詢】

接着又到湖州去治理洪水。一入湖州境,雨霽天晴,虹霞滿天。

五十六歲歸鄉,才住了兩個月,朝廷又下詔書,給你加個榮譽教授的職稱,你去福建泉州治治學吧。

於是又來到泉州,創辦貢院,親自給學生們講授儒家經典。

三年後,又移守台州。此時,王十朋五十九歲了,他已經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回顧為官十三載,沒有豐功偉績,只是細水長流。把該做的做好,把能做的做到。

於是他顫巍巍提起筆,寫下了自己最傷心的一句話:

幹不動了,請讓我回家吧,請讓我回家吧。

皇帝學生當然不准許。他把老師接回京城,免去朝拜,賜予御座,贈上紫衣金帶,又把自己的兒子託付給他教習。

可長期累牘的公案已經消耗他半生的精力。細細思量,宦遊十五載,十九歲時的建功立業的夢想雖然沒有實現,但七八歲是讀到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人生準則,也做到一半了。

最終,孝宗親見這個年邁的老人的苦情,給予他龍圖閣學士的美官職稱,准許回鄉。

一年後,王十朋在羣山環抱的故居去世,享年六十歲。

靜水流深

作為平民知識分子,王十朋通過科舉考試進入官僚隊伍。為官,體察下情,清廉務實;寫詩,平易真實,以詩記事,不巧弄辭章,不附庸風雅。官僚與文人,是他的兩重身份。文氣與俗氣,是他的兩種氣質。這兩種身份與氣質的結合便是兩宋時期士大夫的典型形象。

時常有人問,讀書有什麼用?

沒有風花雪夜,沒有驚天動地。不為留名青史,不為榮華富貴。讀書,讀到的是一個“正”字。只是踏踏實實地幹,認認真真地活。

王十朋不是劃過夜空的天才流星,只是歷史長河裏的浪花一朵。和你我一樣,十朋也只是個普通人,當我們仰望星空,見星辰璀璨、流光溢彩時,當我們敬佩、仰慕、讚歎天才時,不妨也低頭看看自己。其實,如若專注堅持,心中有正道,靜水流深,你也可以做得很不錯。

世間 · 好物




作者:橋中

本文為菊齋原創文章。歡迎個人擴散、轉發,公號轉載請聯繫我們開白授權。


參考文獻:
1.卞瑞豔:《王十朋研究論稿》,暨南大學碩士學位研究論文,2011年6月8日
2.吳鷲山:《王十朋年譜(上)》,《温州師範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1期
3.吳鷲山:《王十朋年譜(下)》,《温州師範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2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